注冊 | 登錄

《脫口秀大會3》:她們,挑戰了傳統性別觀

信息來源:中國婦女報   2020-09-28 14:24:39    瀏覽量: 1101   編輯:陳冬妮 0
摘要: 曾經以男性為主導的《脫口秀大會》,闡述女性視角、女性價值觀的聲音正在迅速地進行裂變,與男性視角在同一個戰場出現并勢均力敵,而曾經將婚姻作為主要議題的女性脫口秀也將內容開始延伸到更廣泛的領域——不只包括女性個體的命運,她們的悲歡離合與起落浮沉,也包括她們感知自我和對生活、對社會的理解與洞察。

       曾經以男性為主導的《脫口秀大會》,闡述女性視角、女性價值觀的聲音正在迅速地進行裂變,與男性視角在同一個戰場出現并勢均力敵,而曾經將婚姻作為主要議題的女性脫口秀也將內容開始延伸到更廣泛的領域——不只包括女性個體的命運,她們的悲歡離合與起落浮沉,也包括她們感知自我和對生活、對社會的理解與洞察。

  《脫口秀大會3》半決賽六強戰播出后,調侃“宇宙的盡頭是鐵嶺”的李雪琴成功出圈了。她開始頻頻登上熱搜,節目里與王建國組的CP也甜出星火燎原之勢。25歲,頂著“北大高材生”的光環在舞臺上又喪又頹的李雪琴,憑借與生俱來的幽默感與親和力,以及邏輯清晰且首尾呼應巧妙的文本,為自己的網紅生涯迎來了又一次爆紅——從初登場即被淘汰,到被復活后越戰越勇,再到如魚得水闖入決賽,李雪琴以一個“圈外人”的身份完成了一段完美的強襲、進階之路。

  與此同時,這屆《脫口秀大會3》也火了。 在各種衛視、網絡綜藝競相爭鋒的時代,原本屬于小眾文化的《脫口秀大會》在同父同母的兄弟《吐槽大會》口碑漸低的時候,也已經略顯疲態。明星成員池子與笑果文化的解約,被譽為“脫口秀太后”的思文退賽,在去年拿過多次爆梗王的張博洋第二輪突圍賽即被淘汰……種種負面新聞,以及“老將不死,還在拼殺”但持續輸出能力卻追不上后浪腳步的悲涼,都讓這一季的《脫口秀大會》似有風雨飄搖之感。

  然而,新面孔、新表演形式的加持,以及女性視角的更多介入和女性價值觀的頻繁輸出,令《脫口秀大會3》實現了破圈傳播,打破了綜N代總是一代不如一代的魔咒——第一期節目至今收視率與熱度不斷增長,微博話題#脫口秀大會#的閱讀量已突破51.9億,討論次數超652.4萬。王勉用音樂脫口秀的形式吐槽現代人的逃避思維成為新一代爆梗王;李雪琴的土味嘮嗑讓其“后來者居上”;楊笠的針對群體無差別攻擊引發兩極分化的熱評,讓她站在風口浪尖上的同時也獲得大量擁躉……

  而這一切源于,多元價值觀的呈現和多重角度社會話題的解讀,以及更豐富的女性表達。

  前兩年的《脫口秀大會》,女性脫口秀演員鳳毛麟角,只有憑借獨立女性人設吐槽婚姻議題的思文一枝獨秀,但她討論的核心大多不離情感、家庭、兩性生活話題,通常將目光放在自己的生活和對婚姻的感悟。本季節目中出位的楊笠和顏怡、顏悅姐妹,在上一季中也曾露過臉,卻記憶點不高、存在感不強,不曾留下多少辨識度,以工裝褲現身為自己貼上“車間一枝花”標簽的趙曉卉雖然讓人印象深刻,其作品卻并不出眾。但這一季,她們卻令脫口秀大會的舞臺煥然一新——楊笠脫胎換骨,不再凹農家女的人設,以犀利的言辭精準投射反映社會對于女性的不公與苛刻;顏怡、顏悅,從婚姻困境、身材焦慮等方面入手配合肢體語言表達人們對女性的刻板印象與種種偏見;趙曉卉拋棄工廠女工的標簽用個人經歷諷刺作為女性面臨的被逼相親的境遇;跨界出場的李雪琴,則以漫不經心的表演狀態,自黑、自嘲以及反諷生活的各種荒謬之處,諸如,網友對她個人的臆測:網紅就是學歷低?考上北大是因為家庭背景?身為女性為什么一定要被顏值、身材所束縛?誰說結婚就是人生必經之路?

  風格各異的女選手們從女性視角出發,將年齡歧視、男性審美、職場差別對待、身材外貌焦慮,以及普遍存在的催婚、刻板印象等等議題,以幽默的語言與獨特的個人風格,傳達出她們自己的女性態度——可以自黑也會自嘲,但絕不是自我貶低、自我矮化;女脫口秀演員可以是顏怡顏悅那般妝容精致、小鳥依人的女子,也可以是李雪琴這樣并不過于重視外表一臉慵懶調侃人生的姑娘;女孩子可以像李雪琴遇到他人刻意組CP大方的接受,也可以像趙曉卉對私信她的粉絲伸出拒絕之手直言“你配不上我”;脫口秀可以是詼諧有深意的,也可以是簡單而快樂的。

  她們還可以強勢輸出自己的價值觀:女性有權選擇過什么樣的生活,更有權擺脫“型塑”為她們帶來的枷鎖與限制……

  站在“被凝視”的女性角度來觀察社會,并用女性獨有的特質來大膽表述觀點、反駁固化思維,相比從前,《脫口秀大會3》已有所突破,無論是女性脫口秀演員群體的壯大還是話題涉獵范圍的擴張。而從那些拒絕男性凝視的女性視角中,人們還能看到作為新時代女性對傳統性別觀的挑戰與反叛:在傳統性別觀念中,每個時代,社會對女性的規訓都大體相同,并為女性群體貼上了一些固有標簽,男性往往順應過往的刻板印象去評價女性,而女性則在被動地滿足著這個社會對女性的期待。但李雪琴的崛起故事的刷屏打破人們對網紅、學霸的慣性思維認定;楊笠的爆紅恰巧是她“溫柔一刀”的戲謔戳中了另一些社會現實——她對超模身材的描述,應對現實中男性大多無須考慮外貌為自己帶來的困擾,而女性都在追求讓自己“白瘦幼”的法寶;她對女脫口秀演員從業者為什么少的靈魂發問,是在訴說女性職場的生存困境,無論是脫口秀領域還是脫口秀以外的空間,女性所掌握的話語權都是有限的。

  即便是已看似開放了話題邊界的《脫口秀大會3》,依然可以看到社會環境對女性與男性仍存在的雙重標準:王勉吐槽“飯圈女孩”,周奇墨拋出女性年齡梗,沒有多少女性站出來發表不適,但楊笠針對性地批判了男性的盲目自信就有人將她罵得狗血噴頭;小塊秀自己作為北京拆二代的優越感,無人感到不當,Norah只是沒有掩飾上海土著海歸精英的事實,就被評委當眾點評有一種壓迫感。

  脫口秀大會舞臺上的男演員們,似乎可以隨意吐槽女性虛榮、拜金甚至是女性友誼的不真誠,但,一樣批判某些社會現象,楊笠卻被指冒犯男性觀眾和狂收女性紅利。這剛好印證這個世界對于女性的苛刻,在同樣的評價體系里,人們總是對于女性有更多要求和規則束縛。

  半決賽結束后,當人們還沉浸在第一屆脫口秀冠軍得主龐博止步于七強踏著憂傷的音樂離場無法自拔時,已有人開始猜測并理性分析今年的冠軍得主會是誰?但結果,已然沒那么重要。曾經以男性為主導的《脫口秀大會》,闡述女性視角、女性價值觀的聲音正在迅速地進行裂變,與男性視角在同一個戰場出現并勢均力敵,而曾經將婚姻作為主要議題的女性脫口秀也將內容開始延伸到更廣泛的領域——不只包括女性個體的命運,她們的悲歡離合與起落浮沉,也包括她們感知自我和對生活、對社會的理解與洞察。這個意義,不只是對于脫口秀,也對于整個喜劇圈層。

  至少,李雪琴也好、楊笠也罷,她們已用行動回應了人們執念中 “女人不擅長喜劇”的歧視,也愿意向公眾坦然、自在地表達和分享她們的人生態度,至于是否能為男性乃至整個社會提供反思自我的契機?忽然想起,話劇《春逝》中的一段話,“世人的眼光或許分男女,微小的原子與核子卻不會,我們的努力,終究是能被看見的。”(鐘玲)


汕尾一線網 版權相關聲明:
① 本網歡迎各類媒體、出版社、影視公司等機構與本網進行長期的內容合作。聯系方式:15820310609
② 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盡快妥善處理。聯系方式:15820310609
③本網原創新聞信息均有明確、明顯的標識,本網嚴正抗議所有以“汕尾一線網”稿源的名義原創新聞信息轉載行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免费时时彩计划手机版 今日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ω^)MG野狼_电子游艺 (★^O^★)MG黑豹之月app 安徽快三一定牛开奖结果 领航团队网赚平台 (★^O^★)MG权杖女王官网 (-^O^-)MGS丧尸来袭游戏怎么玩 (*^▽^*)MG幸运月怎么玩 新疆35选7开奖时间 青海快3走势图一定牛 (^ω^)MG西部边境_豪华版 东方6+1生肖走势图 辽宁35选7历史中奖号 (★^O^★)MG迷失拉斯维加斯巨额大奖视频 公式规律===一尾中特 (*^▽^*)MG堂吉诃德的财富游戏